货币战争中美国政府货币发行权的丧失的过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历史已经证明了罗斯柴尔德家族是多么具有远见卓识,斯蒂尔曼1900年,美国已经取代了英国,成为了世界第一经济强国。而它们才刚刚征服美国5年。

20世纪的钟声刚刚敲响的时候,美国的货币发行权掌握在美国政府的财政部手中。尽管经过1895年的危机,美国财政部的威信受到了沉重打击,而美国的黄金市场也沦入以罗斯柴尔德家族为代表的国际金融寡头之手。但这仅仅是开始,初战告捷的国际金融寡头发誓要把美国的货币发行权彻底地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1902年,保罗·沃伯格(Paul Warburg,犹太人)和菲利克斯·沃伯格(Felix Waiburg)兄弟从德国法兰克福移民到美国,他们将担当罗斯柴尔德家族对美国货币发行权新一轮攻坚战的主攻手。保罗加盟罗斯柴尔德家族在美国的先头部队——雅各布·谢夫(Jacob Schiff)的库恩雷波公司。

1903年,保罗将一份如何将英格兰私有中央银行的“先进经验”介绍到美国的行动纲领交给雅各布,这份文件随后又被转交给纽约国家城市银行(Natinal City Bank of The Currency 即后来的花旗银行Citi Bank)总裁杰姆斯·斯蒂尔曼(James Stillman)和纽约的银行家圈子,大家都觉得保罗的思想是天马行空,却并非不可行,而最令银行们大开眼界的是,这是一个无本万利的超级商业模式。

问题是美国由杰斐逊传承下来的政治力量和民间力量对银行家深为警惕。为了扭转这种不利的态势,一场巨大的金融危机开始被酝酿出来了。

首先是银行家控制的报纸大量出现宣传新金融理念的文章。1907年1月6日发表了保罗的文章,题目是《我们银行系统的缺点和需要》,从此保罗成为美国倡导中央银行制度的首席鼓吹手。此后不久,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reameryrestaurant-inn.com/,斯蒂尔曼雅各布·谢夫在纽约商会大胆预言——“除非我们拥有一个足以控制信用资源的中央银行,否则我们将经历一场前所未有而且影响深远的金融危机。”

这场计划中的金融危机要彻底震撼美国社会,让“事实”说明一个没有中央银行的社会是多么脆弱。其次是挤垮和兼并中小竞争对手,尤其是令银行家颇为侧目的信托投资公司。还有就是让他们垂涎已久的重要企业。

时髦的信托投资公司在当时享有许多银行不能经营的业务,政府监管方面又非常宽松,这一切导致了信托投资公司过度吸纳社会资金并投资于高风险的行业和股市。到1907年10月危机爆发时,纽约一半左右的银行贷款都被高利息回报的信托投资公司作为抵押,融资后投在高风险的股市和债券上,整个金融市场陷入极度亢奋状态。

摩根在此之前的几个月里一直在欧洲的伦敦与巴黎之间悠闲地“度假”,当他回到美国,所有的导演、剧本、演员都已经准备到位。

不久,纽约突然开始广泛流传美国第三大信托公司尼克伯克(Knickerbocker Trust)即将破产,流言像H1N1流感一般迅速传染了整个纽约, 惊恐万状的存款市民在各个信托公司门口通宵达旦地排队等候取出他们的存款。银行则要求信托公司立即还贷,受到两面催款的信托公司只好向股票市场借钱,借款利息一下冲到150%的天价。到10月24日,股市交易几乎陷于停盘状态。

银行家们终于折腾出来了一个方案,他们建议动用纽约银行业清算中心的存款以增加流动性,这正中摩根以及他背后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下怀。

这意味着什么呢?在美国,货币的发行权第一次交到了金融寡头们的手中!所有的银行会员都在纽约的清算中心有大量的存款,以方便银行之间的结算。这些银行家们决定使用清算中心存款凭证并支付6%的利息,就可以进行结算,而不再需要动用现金。这样就使得那些经营还比较良好的银行能够动用它们在清算中心的存款来满足客户的提现需求。这客观上增加了供给——这是结束流动性短缺危机的关键。于是,市场上立刻增加了8400万美元的巨额货币供应。当人们发现银行能够满足他们所有的提现需求时,他们就不再想去提现了。1907年的恐慌也随即结束了。

就这样,美国金融再一次有惊无险,经济在貌似山穷水尽后,再一次柳暗花明了。但是美国货币和金融制度进一步发生了重大变化,在这次的金融危机拯救中,完全由纽约的银行家说了算,华盛顿完全被排斥在外,只是在最后成为了橡皮图章。

最关键的是,拯救资金来源于纽约的私人银行家们的清算中心——这个清算中心是由纽约的私人银行家们控制的,而不是国会或者是美国政府财政部,美国财政部第一次实质性地失去了货币发行权,在货币金融领域彻底地被边缘化。

6年之后,1907年美国金融危机成果——由私人银行系统的清算中心发行货币的模式被固化,美国联邦储备系统和中央银行架构成为现实。1913年12月23日,美国国会立法批准设立联邦储备体系,这个系统虽然冠以联邦——但它与美国联邦政府和各地州政府没有任何关系;在国会批准了它之后,国会同时批准了自己丧失否决美联储决定货币政策的权力;人民更是无法监督美联储,因为人民发出声音的管道——报纸已经早被银行家们所控制。换言之,在美国这个讲求民主和监督的国家里,一个前所未有的不接受任何外部监督的超级组织——美联储诞生了。

这一年,成为美国金融史上的分水岭。此后,美国国会、政府和财政部与美国的货币发行没有任何关系了,如果说还有关系的话,那就是美国财政部是承担货币发行的抵押债务的一方,而美联储是货币发行的一方。这也是人类历史上最不公正的制度约定,私人银行家控制的美联储拥有发行货币的特权,而作为发行货币的抵押债务却要美国政府和人民来承担,真是太有才了!

国际银行家们为此欢呼雀跃,而愤怒的林德伯格(Linderbergh)议员这一天对众议院发表演讲:“这个法案(《美联储法案》)授权了地球上最大的信用。当总统签署了这个法案后,金钱权力这个看不见的政府将被合法化。”

事件的当事人,威尔逊总统(Thomas Woodrow Wilson)在事后倒是醒悟过来,他懊恼地说:我是最不快乐的人。我不知不觉中毁了我的国家。一个伟大的工业国被其信用体系所控制。我们的信用体系是很集中的,因此,国家的发展和我们所有的活动都被掌控在一小撮人的手里。我们成为文明世界统治最差的政府之一,完全被掌控和主宰的政府之一,它不再是一个的政府,不再是一个有信仰和多数人投票的政府,而是一小撮居于支配地位的人的想法和威胁下的政府。

在未来的30多年中,美联储成为了“吞金兽”,美国快速地向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方向挺进,尽管它是以非常惨烈的方式实现的——两次世界大战和有史以来最深重的经济大危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